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th Jun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她曾對他說過,自己只是一陣風,一陣飛旋的風。現在想來,好像還是昨天的故事。回首之際,轉眼秋風已逝,陽光越來越涼。似乎季節的追逐,只是為了完成繁華與寥落的轉換。那麼,為什麼那些偎在塵土的落英,卻依舊在蕭瑟裡淒涼地回望?那一片含羞的嫵媚呢?那一片青澀的柔綠呢? 是什麼摘取了時光的旖旎,令我依蘭空對的暮色裡,唯見西風寒煙,半城滄桑。你看,近處梧桐蒼影籠罩著無生的倦怠,難道是在冰霜雪露裡病了?正如此刻厚衣加身的我,卻沒有感覺到一絲的溫暖,小窗未卷處,輕輕地打著冷顫。其實,天空並未徹底地結冰,而此時一縷微不足道的北風,便令我的歎息泛起一簾清霜。 展箋呵手,半卷清輝鋪陳了夜的寂寥。為什麼,這一朵明月送給我的不是溫和綿軟,卻是滿襟的寒氣?且掠走了我本身原有的溫暖。使我的指尖行走在陰冷的黯然裡。誰又能讀懂,這淺墨流淌出的小字,冷藏了多少人生的無奈。 已記不清哪時哪日的期遇,或許是前世的一場幽夢吧。關於那些被你唱絕了的唐詩宋詞,今生被我的目光翻閱成一冊冊精裝的離合悲歡。空惹我一闋憂傷的睫淚,懸掛於初冬清疏的枝頭。不知道今夜的薄霜是否會凍結眼底的清澈,讓我惠存下一份前世未果的期許。 知道嗎?那一世的匆然而過,我所能記住的,大概也就是那個柳煙織翠的黃昏吧。曾是無數次的設想這個飛花流艷的魂夢,能在今生的現實裡,成為脫離一切世俗的絕世之美。不要誰來證明,這一溪流水的前生今世,婉轉了多少清風塵淚。更不需要弄清楚我的前身是誰?為了誰奈何橋上曾深深的眷望。 假如說,今生的我不惜長亭短亭的奔赴,是在趕一場無言的結局。那麼,我也只能認命人生情路的跌宕崎嶇。不後悔被宿命因果掐算的疼痛。即便是如窗外飄塵的落葉,也深謝我佛慈悲賜予我們的機緣相遇。 請不要問遠去的秋風,更不要問花開幾時。如果你憑欄獨佇,抱臂幽思之時能記起今生某個黃昏,曾有過隔簾聽雨的愜意。那麼,即便是你我今生空惹三世的情債,也不要把美麗的記憶嫁恨西風任其遠去。儘管世事紛繁煙火漫漫,所幸的是隨潮而退地只有那些所謂的抱恨與心傷,卻不能改變我當初千帆數盡的初衷。然而,我不奢求你的心境如一。只希望我們的心海從此無波無瀾,假如,此刻你就坐在我的身邊,我定會坦然面對。或許,曾經的怨恨悲傷,已隨著流光飛羽化塵而去。 人在紅塵,酸甜苦辣辣,百味俱嘗。什麼迤邐繁華,什麼旖旎笙歌,轉眼都是會是無情的塵煙。輪迴風雨,聚散皆有緣。何必再去費心的辯解,當初的決絕是為了他或她的人生更璀璨,生活更冉冉。不必,真的不必。因為這個塵間,有太多的願與不願,有太多的冷漠與黯然。慢慢的撫平自己的心境,風煙俱淨後,你會看到曾經的貪、嗔、癡、怨,也不過是飄忽而過一點心緒,風清月白下的一點閒愁而已。至於,捲簾相向時的輕笑,抑或蹙眉。皆是流年煙火裡對景而生的絲絲意念,半點幽情罷了。 我知道,世間萬物皆有因果。我不吃齋但卻念佛,但萬念皆空的禪意,於我很難做到。殊不知,這情生情滅裡,總會惹得那些癡情的人兒,背影向壁心雨淅瀝。誰又曾想過,這些活色生香,鮮衣怒馬。終究會在風吹浮世裡悄然褪色。且不說歲月的無情,其實生活本就殘酷。就拿自己來說,有些記憶的留白,也只是滄桑光陰淘盡地一縷山空水靜的淡然與無奈吧! 如果說,我們的相遇,只是為了還清前世的眷顧。那麼,我又怎麼會忍心把人生的蒼涼,寄予你溫暖的掌心。 回首西風裡,秋的足跡已經隱去,故事裡的前生今世已成為過去。一切已不再重要,可以這樣說,與風月無關,與季節有緣。 你看,此刻已是更深霜重。冰涼的指尖下是紫墨串起的流年聚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