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我寄情秋雨,又詛咒秋雨。(引自 余秋雨先生) 居然在思緒沒落的時候,又燒燎起來。霏霏霪雨又飄落了,小卒大都態度含蓄,頻頻點頭,歎氣吞聲。這般詼諧的笑話我們玩不起,或許並不值得。於是再也沒有聒噪的恣肆。(譚嗣同同志在獄中詩曰“有心殺賊,無力回天,死得其所,快哉快哉!”)秋雨洗禮著小卒,小卒承受著刑虐。歆享在窗內,大抵是望塵莫及。於是小卒僅是嘟噥幾句罷了。 這實在是戲劇的故事,可惜是真的。水波瀲灩縱然倍受青睞,然結蒂歸根,事情的性質也未取得稍稍的改變,一時間的憋心。所以束手無策的小卒長時間嗤之以鼻,居然把自己一通嘲笑。畢竟小卒的霞光初現,誰願意擱置? 初秋的夜幕下顛簸著小卒疲憊的心。 或許如此試煉一番,還真能挖掘出寥寥舒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