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春天的腳步聲,在還是隆冬的時節,我已經聽到了。 遠遠的,隱隱的,敲擊我感知的最深處。 那裡有小草帶珠的綠梢,有楊柳婀娜的枝條,有燕子淺飛的剪影,有山花次第的一哨又一哨。 在細密的雨霧中,我看到牧童橫笛的稚嫩,看到薄霧輕吻山嵐的多情,看到溪水破冰後在山間的嬉鬧。 我跟許多人一樣,總是喜歡生活在時間的前頭;而且總希望今後的日子比今天的日子更好更舒爽!於是,在還是冬天的時候,我已經嚮往春天的時光了。 雖然來到這個世界,我已經經歷了四十多個春夏秋冬了;可是,每一個年尾的時候,我都特盼望來年的年頭快點到來。 我期待自己走進春光無限的遐想中,我期待自己走進夢想永遠的追求中。 無論我在哪裡,無論我在何時,最讓我難忘的,是向前的不可預知和向後的不堪回首。 無論我如何傷感,如何醒悟,如何奮不顧身,生活總在進行,時光總在前行,春天總在年復一年的光臨。 當春天的腳步越來越近的時候,我聽到了我心跳的加速。那不是血液的激流暗湧,而是時間的分子在與心靈的碰撞。一分分,一秒秒,滴答出看似獨到其實大眾的許多感悟。但不管怎麼感悟,都感悟不出人為什麼會在這個星球上出現,出現了又該怎樣度過一生。儘管許多先人聖賢對此有諸多的解釋,可都不能服我。 也許我孤立也許我唯吾獨尊,其實呢?都不是。只是因為我有我自己的思考。有如春天的腳步,在有形與無形中時隱時現。 我不想感傷的心,在歲歲年尾接年頭的節點上,不能不輕輕地敲擊情感的小門。理智的思維已經把情感的大門封堵,即使小門的縫隙,也已經夠我領受! 不要說多情不是真豪傑;也不要說多情反被無情惱。人世間,充滿情的空間總比充滿冰冷的理智空間要和諧得多。 酒是春天的前提,色是春天的主調。春天的腳步沒有疾走如風,是什麼樣的色彩與格調,我沒有看清楚;我更不想弄明白。 只是我在我感知的深處,總有春天腳步的倒影。那倒影,不知道是她跟著我,還是我隨著她,總跟我不離不棄。